星期日, 12月 12, 2004

HKIA Members' Survey on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Development

HKIA Members' Survey on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Development



香港建築師學會西九龍關注組
會員問卷調查


1. 你是否認同政府以單一財團發展西九龍文娛藝術區?

o 非常同意
o 同意
o 無意見
o 不同意
o 非常不同意

2. 你認為若依據總體發展藍圖及大綱分期發展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在技術上是否可行?

o 非常可行
o 可行
o 無意見
o 不可行
o 非常不可行

3. 你是否贊成有關當局應成立「西九龍文娛藝術發展局」作為統籌,評審及監察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發展及日後營運?

o 非常贊成
o 贊成
o 無意見
o 不贊成
o 非常不贊成

4. 如你對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有其他意見,請提供:

















會員姓名︰ 會員號碼︰     


電郵︰     
(* 個人資料將不會被公開)

填妥問卷後,請交回香港建築師學會秘書處。(傳真:2519 6011, 2519 3364, 電郵:hkiasec@hkia.org.hk)


~ 多謝閣下寶貴意見 ! ~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Concern Group
HKIA Member’s Survey


1. Do you agree to the “Single Consortium” development model as adopted by the government to develop the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WKCD)?

o Highly agree
o Agree
o No opinion
o Disagree
o Highly disagree

2. Is it technically feasible to develop the WKCD in phases, based on a set of Master Development Plans and control documents?

o Highly feasible
o Feasible
o No opinion
o Not feasible
o Highly not feasible

3. Do you agree to establish a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Development Board” to coordinate, assess and monitor the development and operation of WKCD?

o Highly agree
o Agree
o No opinion
o Disagree
o Highly disagree

5. Please provide your other opinions if any:

















Name of Member: Membership No.


E-mail:
(* Personal particulars will not be disclosed.)

Please return your completed questionnaire to HKIA Secretariat by fax at 2519 6011, 2519 3364 or by email : hkiasec@hkia.org.hk.

~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precious opinion ! ~




HKIA West Kowloon Concern Group is carrying out a members’ survey to collect your views on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Development (WKCDD). Please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s for downloading the questionnaire.

English Version

Chinese Version


As your opinion is very important, please complete the questionnaire and return to HKIA Secretariat by fax at 2519 6011, 2519 3364 or by e-mail: hkiasec@hkia.org.hk.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support!


Yours sincerely

HKIA West Kowloon Concern Group

星期六, 12月 04, 2004

主啊!求你憐憫新鴻基地產


沒有想過紅灣半島附近真的有這麼多豪宅... ...也沒有想過晚上豪宅的街道這麼冷清... ...更沒有想過基督徒會對著空無一人的七幢大樓禱告。

中文大學的學生福音團契晚上七時半左右,來到紅灣半島,顯然沒有討好記者的技倆,一群十來人圍著圈,真的像團契聚會,多於示威拒議;記者在圈外團團轉,找機會拍照,好交差。

就著紅灣半島,論者對新鴻基及政府的指責聽得多,但用經文及宗教語言道出不滿,卻是頭一次。

他們說,地產商只為利潤而清拆簇新的住宅,對社會需要訴求置若罔聞,漠不關心,接著的不是惡毒的詛咒,或亢奮的口號,而是:「主,求你憐憫;讓我們實踐"愛鄰舍猶如自己"的誡命。」
社會上有人罵官員低能,勾結地產商,他們說,「求主憐憫政府中各決策者,叫他們行公義、好憐憫,合理地分配資源給有需要的人,又有智慧去管理眾人的財富。」

的確,汲汲於無盡資本積累的新鴻基地產,臭名一時超出李家王朝,露出市儈猙獰面目,實在只是值得憐憫。

悲天憫人之餘,難得的是,他們對事件的始末了解頗為清楚,主持人也分析現在香港的住屋問題,例如多人輪候公屋,樓價佔去市民大半生積蓄,這一切都突顯拆毀空置大廈的荒謬;與我心目中那些主流基督徒十分不一樣。

冷清漆黑的街道上,聽著詩歌及禱文,在那些港式高層住宅包圍下,望著用圍板封著的紅灣大門口,只顧拍照的記者,以及徘徊遙望的軍裝警察,有著一種既荒誕又神聖的感覺。

我天馬行空想到,耶穌年代的幾位門徒,面對強大的羅馬人時的悲壯,只是,這夜,今天的香港並沒有彌賽亞。

民間記者/葉蔭聰

星期三, 11月 17, 2004

無法消解的張力——聽「如何邁向創意城市」研討會

西九龍的大型文娛藝術區,從完成填海至今,已有十年左右的時間。其間,香港經歷了地產、科技等特大泡沫,全部都得不到甚麼好結果,一個又一個經濟發展的主調已自殺或給謀殺後,終於輪到文化和創意。西九龍的大計劃開已進入諮詢階段的今天,整個特區風起雲湧,街頭巷尾都在談論文化和創意:有大財團付款邀請傳媒到歐洲十天走五個國家,和花多眼亂博物館和展覽館、也有以文化和創意為主題的國際會議接連在香港舉行。今天,藝術發展局在一片喧鬧聲中,便作了一次討論文化和創意的示範。

由藝發局主辦的系列研討會,「如何邁向創意城市」,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第二期——今天的最新地標——的香港金融管理局總部舉行。據今天的主持陳永華教授指出,該擁無敵海景的場地由金管局慷慨借出,費用全免。討論創意的研討會在金管局舉行,從場地的性質以至其實際的地理位置,已是足夠韻味深長。
金管局的總部位於國金二期的五十五樓,但在大樓裡,能到五十四樓和到五十六樓的那幾部升降機,並不能上到五十五樓。要到金管局,便得從與商場相連的升降機大堂,乘扶手電梯往下走一層,然後再來一個大u-turn,經過那狹小的通道,才能進入只上金管局那層的升降機的大堂。最後,進入等候升降機的區域前,還要通過作G4打扮的保安與地鐵閘口般的關卡。一切都井然有序,酷一點說,便是under control。

香港沒有制度性的中央銀行,長久以來,香港金管局便擔起了香港宏觀金融財經的調節者角色,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決定借出十億美元到泰國救急,及後港元遭國際大鱷索羅斯狙擊,動用外滙儲備救市的,便是這個金管局。如此重要的機關需要這種規模的安全感,不值得驚訝,甚至合理得很。但藝發局從研討會的選址,到其公佈活動消息的方式,竟與場地本身嚴格安排的空間,隱隱然異曲同工。聞說藝發局只將研討會的邀請函發予其顧問——當然,如果閣下是藝發局之友,經常瀏覽其網頁的話,也會得知這個活動。然而,即使這個規模的宣傳旨在令聽眾相對同質(這想法有點陰謀論味道),但出來的場面也可以是始料不及的,而且,問題也不一定源於藝發局有意無意選定的聽眾。

我不知道keynote speaker,美國加洲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教授john eger,預備今天的演辭時,是否一如藝發局一樣,已事先假定了聽眾會是甚麼人。他提出了creative community的既念,又以如迦利略(數學家加詩人)、愛因斯坦(物理學家加小提琴手)為例,說明藝術和科學不必然排排斥,以新加坡、馬來西亞、杜拜、矽谷等地方為例,說明創意與資訊科技、經濟發展可以如何完美結合。最後,他以十式秘笈教授香港如何一步跟一步的練成creative community。

我想,不是creative community這概念本身有甚麼彌天大錯裙拉褲甩,說community的參與式假設更可能正是香港最缺乏的,亦幾乎已是共識。然而,「如何邁向創意城市」有別於「creative community 有乜強項」。因此,無論是台上的評論和台下的提問,都不約而同的對eger教枓書式的、無視個別地方具體細節的提法提出異議。盧景文指「oriental」的、以整個文化傳統為單位的創意觀,顯然與西方以個人為單位的創意觀南轅北轍(當然,他這對oriental對西方的分類,也實在含糊浮泛)。榮念曾則一口氣吐出了幾十條問題,有直問有反問有誠意有諷刺,但都直指香港的問題不在於缺乏鴻圖大計,而是缺乏討論在香港談創意的土壤,是怎樣的土壤。

台下的問題則更見針銳直接,有朋友問香港的資訊基建,如電台、電視等,都是高度壟斷的,但談community則意味由下而上的參與,eger的十招能否對應香港的情況?還是練不到兩招就要碰壁放棄?又有朋友指出,以香港現在的經濟環境、一般人的工作壓力,說對著敵海景便可有勇敢的想象和碩大的夢想是否空談?亦有朋友說,創意和經濟發展在外國的完美結合固然令可香港人羨慕不已,但以西九龍為例,所有投標者都是嚴格意義的地產商,對文化藝術的發展與運作毫無經驗,eger會如何估計西九龍計劃對香港發展創意能起的作用?

面對這些意見和提問,eger的回應要不是令人吃驚詫異,至少也叫人搖頭嘆息。我不知道他是不願具體評論,還是他的基本認識框架根本容不下對具體細節的把握,他只提出,要問的是你(指聽眾)是誰,你想幹嗎,你的視野是甚麼等等。換言之,eger是誰,他在想甚麼,他的視野是甚麼,抱欺,聽眾不需知道,他也無可奉告。再來一輪問題後,他更吐出:我只是一位嘉賓,無意提出批評意見。主持問eger還有沒有其他回應,他以「沒有,謝謝」作結。輕舟已過萬重山。

eger的意見可能真的無足輕重,聽眾無從得知可能實在不是甚麼損失。但榮念曾的回應還是堯有意思的,他說布殊當選連任美國總統時,他身在美國,但他不認為自己是賓客——如果賓客暗示對事情不痛不癢的話——他倒認為布殊獲勝對全世界都影響深遠。事實上,即使不考慮是藝發局老遠從美國請他到香港的,至少也得考慮自己是研討會的主要講者,以「我是嘉賓」為理由拒絕提供實質意見,未免有點欺場罷。

文化藝術創意與經濟發展結合,說來響亮容易,就如談創意的研討會能不費分毫在金管局的總部舉行;金管局總部位置上的進入限制,和研討會的預設聽眾,也的確令執事者的自信看似理所當然不必存疑。然而,研討會的過程中,氣氛雖肯定是平和有禮的,但張力不僅存在於台上台下之間,台上講者之間的距離也可以是無法消解的(榮念曾一連串獨白式的提問,便肯定有效的干擾了原來發言和討論的形式與秩序)。可以肯定的是,創意與經濟發展在香港的具體結合可以怎樣進行,怎樣討論,顯然不是幾條口號和綱領能大穫全勝地解決的。大路或許可以通羅馬,但羅馬卻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eger全場最中點、最有意義,但可能也是最消極後退的一句,或許是「我不管西九龍最後的結果是怎樣,最重要是能刺激討論,這是起點」。但面積有兩個尖沙嘴的西九龍填海區,鐵定是香港市區的最後和最珍貴的一幅地,以及諮詢期只得蜻蜓點水的六星期,卻又令eger的話聽來這麼近那麼遠了。

星期五, 11月 12, 2004

博客成書

最近將民間記者的事告訴在廣州工作的朋友,他是文字高手,當個駐廣州的民間記者也不錯。怎料他千方百計也上不到這個網站,看來是民間記者已轟轟烈烈當了禁網。他倒告訴我一些有些內地博客出書的事。

這段節錄自他的電郵:

"昨天中午逛書局,逛食譜的書架,看到一本漂亮的書,叫《戀人食譜》,是一個大陸出生的叫梅子的寫食日記。她書裡的文章都可在這裡看到:
http://www.blogcn.com/User2/plum/index.html
你也許知道,大陸的博客也成氣候了,最多人寄存日常感想的是
http://www.blogcn.com
梅子這本書是「她純出偶然寫博客」,而且「每天都在堅持更新」,然後在朋友建議下,「開始有了打算,將網絡日誌變成更方便傳播的紙張介質:圖書」。

她的書以活頁形式,日記與食譜相安,每篇一版,從去年十月十七日到今年八月五日(對,書中沒頁數,只有幾年幾月幾日,真像日記啊,所以也說不出有多少頁),粗略算算,一百一十頁左右,夠一本書了。"

隨著博客開始鬧得火熱,還有去年的木子美旋風,看來"博"而優則"書"的人越來越多了。略看過梅子的網站,圖文並茂,日誌邊寫瑣事心情邊夾著食譜,滲著點點人味,但食物偶然又精緻得不像家常小菜,我猜作者會否為了上傳圖片,煮的時候會經意/不經意多了點performance的味道,將尋常生活也變成表演場。

三聯書店事件

[作者:思存]

剛剛知道,擾攘半年的三聯書店事件,得到了似乎令人滿意的結果……

去年三聯書店人事變動,有關領導人涉嫌背棄了三聯傳統,敗壞著三聯名聲時,即引起了三聯內外人士的強烈反應,知識界憂心忡忡。事緣去年新任總經理汪季賢上場後,用人唯親,人事調配不依程序,又以不合法程序販賣書號,粗製濫造教材讀物。還以同一刊號搞了份《讀書(中國公務員版)》,……

全文和相關資料請看思存的記憶回收筒

星期二, 11月 09, 2004

一道高級程度會考考題

董建華與長毛的價值有甚麼衝突?

這是一道去年高級程度會考"通識教育(香港研究)"的試題,題目刊出兩張照片,左邊為董建華及一眾高官於金紫廣場參加國慶升旗禮,右邊為長毛與其他"四五行動"成員,要求結束一黨專政,釋放民運人士及平反六四。

據考試局某消息人士透露,這是考生在三道必答考卷中,表現最差的一題;不少老師埋怨,這道題是完全超出課程範圈,他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向學生講解甚麼是"六四"、"民運人士"、"一黨專政"。

讓我們看一下高等程度會考的課程,有關"香港研究"部份,只有五道論題(issue),分別是:
1. 教育
2. 經濟
3. 基本法實施
4. 法律及人權
5. 媒體

沒有一道是以政治發展為主題,而每道論題都有一定解釋,但卻沒有涉及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根據一位中七老師的經驗,若按照課程來教,老師絕不會主動講授甚麼是"一黨專政",八九民運也不涉及在內。

某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考試局委員指出,在上月的一次通識教育委員會上,有委員指出現在的課程有問題,例如,所有相關政治議題,全在基本法及法律制度之中,近年政治運動這麼熱烈,卻沒有以"民主運動"或"民主政治發展"為一獨立論題!

有一些參與制定課程的委員則怪責香港老師太不懂變通,也對政治爭議避而不談,其實這道題是與第3及第4項相關的,這似乎想把責任推到前線老師身上。

不少前線老師固然按本子辦事,缺乏政治視野及觸角,但制定課程的專家及官員,是否也在避重就輕?為甚麼基本法是獨立論題?為甚麼"經濟"是獨立論題,而"政治"則不是?

今天不少大學生不知道"支聯會"為何物,不知道"支援"甚麼?外國不少大學教授常批評香港學生為"政治白痴",大概香港微觀的教育機制,包括老師、課程設計者等,都難辭其疚。

香港要推行通識教育,恐怕這種微觀政治問題會更多。

星期一, 11月 08, 2004

廿一世紀的新媒體專業

廿一世紀的新媒體專業

資深評論員王岸然在牛棚書展的《(另類)媒體與香港生活價值》講座中提到:「什麼是真實?一個人的所見所想,最直接的感受、觸角就是真實。」他點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搞媒體,寫新聞的,是否必須受過「專業」訓練才懂呈現事實?在香港現在的傳媒生態,「專業」的中立位置應如何被定義?在互聯網發展一日千里,資訊流量快速的年代,主流傳媒能否繼續擔當「資訊守門者」(Gatekeeper)的角色?同時,科技普及,攝影、排版工作順手沾來就可以DIY(Do it yourself)的年代,編採專業面對的新挑戰,似乎是「從業員」如何保特這種特權階級的身份,繼續壟斷媒體。然而,在這個大時代裡頭,誰是「媒體專業」對於這個問題,筆者保持「存而不論」的立場,何為「知識型經濟之下的傳媒專業」,這是有待更廣闊、深層的討論,才得能下一個定論。但有一點要強調,民間自發建立的獨立媒體對資訊的流通、新聞呈現的角度,必順堅持比主流更開放、更民主的宗旨。

身為獨立媒體的成員,筆者對於香港的傳媒生態,有點愚見及觀察,想與大家一起分享、討論。首先是媒體從業員經常掛在口邊的「客觀中立」。如果參照王岸然的說法,真實似乎未必代表中立,而「真實」的定義一向似乎由少數「專業人事」去決定。「真實」建基於每雙眼如何理解事物,再透過不同的符號(可以是說話、文字、錄像、圖畫等等)表達出來,表達過程會基於各人的生活背景、文化經驗、在地的個人感受、理據出發繼而表達描繪出來,每個人口中的「真實」最終會夾雜很多複雜因素,成為傳釋(Interpretation)與再現(Representation),這種經過複雜思考後誕生的東西泛指為文化產物(Cultural Product)。在這個意義上,「客觀中立」某程度上是一個神話(Myth),因為它認為傳媒工作者可以用「局外人」(Outsider)的身份,作客觀、整全的觀察,將最真實的一面呈現予讀者,而他們也是專門呈現「真實」的權威。某程度上,「新聞就是資訊」的理論是成立的,但「新聞就是生活」似乎就被排拒於主流媒體價值之外。黃疏民有一句名言:「以客觀的事實,作主觀的報導」,既然把事實透過書寫、錄像、圖畫等方式表達出來是市民的基本權利,主流媒體對資訊傳遞的權威性也應該隨著時代轉變、經濟轉型而日益退卻,轉向參與讓更多市民能夠借助科技參與資訊傳遞的全民記者行列。

在互聯網並未出現的年代,傳媒扮演著傳遞資訊的溝道,例如在香港的八十年時代,《號外》以草根大眾的生活出發,以不同的角度探討都市生活至社會萬象,引起不少市民對討論社會議題的熱衷,在民間扮演一定程度上的倡導性(Advocacy)。所以在八十年代,生活價值的危機還未嚴重地出現。但另一方面,由於當時的硬件、科技的普及性,根本不能與廿一世紀相題並論,令當時搞媒體成為一件艱鉅的工作,由編採、排版、校對、印刷也要依賴一班資深從業員。所以媒體行業某程度上由小數人壟斷了資訊傳遞與「真實」的傳釋權,也在資訊發佈的過程上,以特權階級的姿態出現。但在文人辦報塑造的文化社會氣氛裡,傳媒生態扮演教育與啟蒙的角色,令新聞自由不致被「濫用」。

都市日報的總編輯盧國鏻跟一班同學分享他在九十年代前期初出茅廬的經驗,說報章的中上層編採工作,大多由資深的文人帶領,他們大多是上一代的知識份子,每刊登一單具爭議性的新聞前,也會開會討論文字、圖像會否對當時人、受害者以至社會道德有負面影響,以往的媒體編採制度與現在的傳媒生態剛好相反。由此可見,「中立報導」的定義,在當時的文化環境之中被付予了人文關懷精神。然而,盧也沒有否認,當時的報業是一個封閉穩定的體系,直至《蘋果日報》的出現,才打破了報業的經營與「專業」導向。

《蘋果日報》是由台灣商人黎智英創辦,起初開宗明義以高薪聘請高學歷以及受過記者訓練的大專畢業生,盧國鏻說當時有朋友也被邀請過檔,而人工有甚至會有兩倍的躍升。蘋果日報無論從香港報業經營模式到傳媒生態也起了一大轉變。《蘋》以小報(Tabloid)的方式報導新聞,從報章頭版到文字運用也集中在視覺官感的刺激,連同色彩斑斕的照片,圖文並茂把新聞重新呈現予讀者。這份報章在九十年代中期衝擊香港的報業,《蘋》大膽直接的報導手法改變不少市民的閱報習慣,報章在不少社會議題上採用二元對立的文字,將社會矛盾、特別是中港關係兩極化,左派、土共等文字大書特寫,在近年多件重要事件如七一遊行、人大釋法、一一二二以及九一二選舉上將香港的社會議題升級至謾罵的層次,理由就是「市場需要」,這種注重刺激,鼓勵多銷的商業經營手法,不但令傳媒生態起了一個翻天覆地的改變,也報界內出現一場殺戮。部份曾經大受香港人歡迎的報章如《天天日報》等新聞專業因經不起商業競爭的挑戰而相繼倒閉,加上九七臨近,幸存的報章也要開始檢討自身的經營模式,在報章立場上作出調整,以便北望神州發展企業。整個香港傳媒生態由八十年代到二千年起了大轉變,當中新聞專業受到政治經濟因素影響下受到很大挑戰,在專業面臨瓦解的邊沿掙扎求存。

在歐美以至東南亞國家,主流媒體由於受到多方面政治經濟滲透,加上科技資訊流通,新聞工作可以變成DIY多重挑戰之下,令「專業」的位置受多方質疑,編採制度在金錢至上的商業經營模式之下,也日漸崩潰,「專業權威」這個支撐著整個傳媒行業的橋頭堡也面臨失守,令世界各地有不少媒體運動(Media Activism)的出現。In Media作為民間自發組織而成的獨立媒體,要成為全民的專業,對於消息流通、報導新聞的角度、各種社會故事的呈現持更開放、民主的取向,雖然我們最終也會面對編採立場、角度、消息來源、制度的問題,而無可否認我們也是另一個守門者(gatekeeper),但民間組織往往出於自發,因為遠離政治經濟權力核心而變得更機動、活潑,也沒有大報業面對的顧累。另一方面,在消費主義當導的社會,我們也要處理視覺效果泛濫,對社會議題的興趣有待引發等等現像。但究竟民間自發的獨立媒體如何在政治經濟的滲透、開放專業、編輯制度、消費文化多重困難之下,重新建立一個更開放、鼓勵全民參與、熱衷討論社會文化議題的公共領域?以上的問題相信不單只是In Media面對的挑戰,也是全球另類媒體有待討論的重要議題。

馬傑偉與彭氏兄弟的眼睛


昨天在牛棚書展聽講座,聽羅永生、王岸然和馬傑偉談「另類媒體,香港生活核心價值」(有關講座情況可看
這裡)。馬傑偉借香港式雜誌的製作手法和概念入侵內地,將「生活價值」,與看事物的「眼」扣連。當然同意文字論述不可能,也不應該壟斷生活價值的全部;視覺文化之於生活價值的重要性,可能得不到應得的關注而已。

然而,問題卻是,一方面,將研究的焦點放在港式雜誌文化對大陸的同業的影響,即在概念上同意了文化動態性格。換言之,其看事物的眼光都一定程度上是從他人那裡習得來的,彭氏兄弟在香港的成名作《
見鬼》,其故事的基本戲橋不就是這樣嗎?主角(李心潔飾)經過了眼角移植手術,重見光明。但主角亦隨之發現,她看到很多別人看不到的事物,總之牛鬼蛇神,鬼影幢幢。查根究底,是因為主角得了一對泰國的眼;她看人所不能看到的,便是因為她看那泰國人所看。換言之,李心潔之所以能見人所不見,便是因為她得到了一雙已死的,無肉身的幽靈之眼。

要承認文化的動態特質不難,難則難在為甚麼要這說,和願意承認到甚麼地步。對,香港的雜誌操作真的入侵內地,但香港是轉口港還是原產地?馬傑偉大概不會意識不到這點,事實上香港也不一定要是原產地,才有資格將某種文化再轉往內地,只是若攪清楚香港其實有只是其中一個中轉站,我們也許更能把握這種「眼光」的意義。

馬傑偉昨天當場放了一段短片,作為大陸雜誌受了香港雜誌生產影響的「示範」。短片的內容關於所謂於七零年代出生的一代,今天已在各行各業盡領風騷,和他們對生活、愛情等的價值觀。短片以強烈的影象和聽覺語言交代他們重享受、對長久關係的普遍焦慮(亦即對短暫關係的摸拜),驟眼看,還真很香港哩。但那種不願停留,盡量瀟灑的生活觀的邏輯,不正正同樣要擺脫任何空間的阻撓嗎?從香港的百份百感覺到大陸的藍宇到英國的about a boy中的那些中產專業人士,我們真的能夠分辨其國籍嗎?與其說有殖民了大陸的眼光是一種香港的眼光,說有一種要擺脫任何地域,卻要全球游走的眼光會不會更準確一點?

這種眼光於其掠過的地方的無以填補的距離,還可以另一種形式顯現。仍是彭氏兄弟的電影,彭順的新片《
死亡寫真》足以作說明。電影中,主角詠琪(race飾)生於富有家庭,沉迷畫和攝影等視覺活動。她小時候曾遭其年幼表兄侵犯,母親還要責備她說謊,留下創傷;長大後,,目擊一次事關人命的車禍,令她對死亡的形象執迷不已,不能自拔也令她痛苦不堪,過程中她才「重新發現」這種執迷與其童年的創傷的關係。卒之,另一次目擊死人的場面令她大徹大悟,希望重新做人,卻開始受到另一個對死亡同樣執迷的神秘人的恐嚇。

以攝影作看事物的中介為比喻,說明人與對死亡的關係其實存在著許多中介,是對電影其中一種讀法,可能也是比較能夠繼續討論下去的一種讀法。但電影惹人著目的地方或許存在於另一地方:其作為全球通通行證的強勁視覺聽覺語言,與劇本以至演員(差勁)的演繹能力之間,不能填補的鴻溝。看電影聽故事又要「駁故」可以是很討厭的習慣,但《死亡寫真》令人震之處,卻在於電影視從感觀環節所生產的意義,與非感覺環節所產生的意義之間的極端不協調。劇本鬆散、任意的情度,以致演員無能力駕馭個別情節所需要的情緒和表情,都被導演輕輕放過了,整套電影作為一件完整作品,只能從導演處理視覺和聽覺元素極高技巧的一致性中感覺得到。

彭氏兄弟不是一出道便當導演的,兄弟一位是幹菲林調色,一位是幹剪接。在他們執導的電影裡,他們都成功的令其原來把守的技術環節變得有生命力,但在《死亡寫真》中,與電影相連的一些概念,如死亡、攝影等,卻未能在劇本中絲絲緊扣。事實上,投資此片的公司,導演、主要演員等的組合,其實都彷彿預告了要找尋電影的穩定地方身份,幾乎是必然失敗的——當然這也不是本片特有。徒在感觀的節處理得如萬馬奔騰、地撼山搖,更顯得感觀語言今天在電影工業中異常的排他性和自主性,或引申一點、難聽一點,貧瘠。

回到馬傑偉的論點,其實他好像也提及過,眼睛其實是連著許多神經線的,但他並沒有說清楚神經線是單單連著香港和大陸,還是在一整盤神經線的糾纏交錯中,眼睛可以作為一個node來透視出某些範圍更廣的現象。李心潔在《見鬼》中的那雙幽靈之眼,原來便早已預告了感觀語言今天的基本性質。可進一步承認的,從上文引述的電影例子中,眼光作為觀察今天流行文化的一種比喻概念,它固然是somebody’s eye,但這也幾乎篤定它是一種nobody’s eye。

星期日, 11月 07, 2004

Something about this blog

初來報到,卻不是很合作的貢獻報導,而是借用貼新文的
機會,來討論這個blog的一些問題,例如文字編碼、標點
、別字,以及這個blog和「煙密迪亞」(inmedia)如何
能為更多人所識等等。

有關格式

早前阿靄提及,因為編碼的問題,是故要將各文章的標題
改為英文,避免各方人馬想評論文章時,文章變成空白一
片。幾小時前跟聰頭打聽過,回家後也略看過格式的編碼
,發覺那應加進的meta tag已有了。不過,不妨一試這個
法子:

http://dukeofaberdeen.blogspot.com/2004/09/utf-8big-5.html

依葫蘆修改後,再將全blog publish,且看效果如何。
如同寫開放程式碼軟件的朋友般,不少部落客都會發表改
進blog格式的心得,大家不妨搜集。

而行距方面,我未知blogger是否支援自動換行(word wrap)
,也因為便於統計字數,所以我會以二十五漢字左右為一
行,未知在此貼文的朋友,會否自行分行。不過想有否自
行分行,效果也相差不遠。

標點用半形或全形,屬各人習慣和技能問題,我暫時沒想
到有甚麼強烈要求大家用其中一式的標點不可的理由,現
在還是不多說好了,而且不懂打全形標點,亦沒甚麼大不
了。可「別字」一端,大家或者可以討論:如有朋友採用
同音字時,為了遷就某些讀者喜歡「正字」的口味,我們
該要修正,或是尊重作者的原意和對文字的立場,不妄加
改動,也不要建議修改?

在我而言,由於深受「正字」觀影響,寫作(不論用筆或
鍵盤)時力圖用「正」;而對於一些有爭議的用字,就會
按自己的選擇而取某個寫法。這處大家也可以討論。

有關吸引新人及「外交」等

今天,即十一月七日,我聽了四分三場的「(另類)媒體
與香港生活價值」講座。席間黃覺岸談了網上媒體的力量
之類,但他也提到人民廣播電台收聽率還是一般,最多數
百人同聽而矣。那恐怕是此地辦獨立網站的人所遇到的問
題:如何令自己的網站長期或短期成為公眾焦點。

獨立網站沒多少錢打廣告或公關戰,也不能透過入口因素
(即利用國外的知名度引起本地的發燒友追捧,如古狗或
雅虎或思叻)吸引人,要令人注意,可能要先靠內容(未
必高質素),也可能要主動出擊,亦可以雙管齊下。

談到主動出擊,用電郵或艾思喬或咩sn或雅虎孖臣o者未嘗
不可,不過流通到友好處,未必見得他們會替你轉發。最
近流連在一個新設,由熟人主理的BBS香港地,他們的方法
是「辦外交」。沒錯,跟其他BBS互相有聯絡溝通,互設
轉信看板,藉轉信看板一方面互通文章,另一方面令對方
知道自己的存在,樂觀點看就是能達致互存互榮。又或者
,我們這邊可以組成一些工作小組,到不同的討論區參與
討論,跟彼方的參與者溝通,順便宣傳我們。

(說起來,像我搞的《青年人民》,網上有相若方式的本
地網站也有幾個,且看甚麼時候做做這類外交工夫)

還有一點,這裡的評論功能,都是考驗自身的場所。卻說
前些兒有朋友在自己的blog討論削綜緩和增值等問題,招
來一批不知是否「衛淘汰之士」的反擊,直呼削得好汰得
妙,言辭甚惡。如何處理這些惡言,可能各位在示威或辯
論或筆戰時也有一些經驗,我雖無心得,但仍想提出。

習相近

最後貢獻三個論調跟這裡親和的網站,網主都是香、港、
人。

啟之汽車碼頭
思存
Gen